祲弦

有点感动

修水坝的一把手:

情人节快乐!!之前只发P2P3被lof发送失败后还是认真画了情人节贺2333

跪求lof明天的定时一定一定要发送成功 (´;ω;`) 

P2P3是之前的摸鱼23333这个歌的话莫名适合又不适合(什么)适合的是都是黑/手党,不适合的是叛徒什么的2333明明自己就是首领,不过架空就好啦!!架空起这个来还是很带感的x

P3中间的是古里真美!!漫画里炎真的妹妹



【点梗/路傅】糖糕

小雪的黑斗篷:

私藏起来!


一一:



CP:《新边城浪子》路小佳X傅红雪

  

  

点梗:小雪的黑斗篷

  

  

梗:吃糖糕——类似于:
给你吃饼干  吃  >///<

  

  

留言:斗篷我爱你23333

  

  

正文

  

  

已经是第二家了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跟在傅红雪身后不远的地方慢慢走着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腿不好走得慢,路小佳也抱着剑不紧不慢地跟着,他的眼睛时而落在前面的傅红雪身上,时而又顺着傅红雪的视线落在热闹的集市上——熙熙融融的人群,摩肩接踵,时不时就会踩到对方的鞋子,磕磕碰碰,抱着孩子的父亲,孩子手里捏着的风车和叮叮咚咚的拨浪鼓。小贩举着颤颤巍巍的插满糖葫芦的架子,各种吆喝声响成一片,掺杂在一起,又偏偏可以听得分明。那是卖脂粉的,那是卖小荷包的,那是卖字画的,那是卖布匹的,那是卖绢子的,各色的小吃琳琅满目。江南人家的小吃都做得小巧,一个个很精致地摆在那里,一盘一盘罗得整整齐齐,也不显得堆盘,叫得出名字的油炸鹅儿卷,蛋粉皮蒸糕,叫不出名字的就更多了,各式各样像是花朵一样,点着新鲜的颜色。可是路小佳注意到,傅红雪只有在路过糖糕铺子的时候,头才微微偏一下,脚步也缓了些。

  

  

第三家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跟在后面数,一家又一家的,什么天下第一糕,连个糖糕也要取个这么俗气的名字。路小佳一边腹诽,一边观察着傅红雪,对方的反应真有趣,明明就是想吃糖糕,但是偏偏又不肯停下买。

  

  

终于看到了第四家,路小佳忍不住站定叫傅红雪,“喂,傅红雪,再往前走可就出了街了。”

  

  

傅红雪头也没回,脚步也不停,“怎么。”

  

  

路小佳是真佩服傅红雪可以把一切语气都说得波澜不惊,“你不买点什么吗?”他说着,看着拿糖稀画猴子的小商贩,旁边围了一群孩子,每个手里都举着两个铜钱,一个画好,孩子中就传出一个惊喜的声音,“——今天是集,来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买些的。”连小孩子都买点什么呢。

  

  

“我不想买。”傅红雪的声音冷冷传来。

  

  

“你不买我买。”路小佳说着,“你等我下。”

  

  

“我为什么要等你。”傅红雪嘴上这么说着,还是停下了脚步。他转身的时候路小佳已经不见了,他的视线在人群中晃过,才发现路小佳正走近夏记里面去了。傅红雪站的地方正好是路中,显然挡住了不少人,短短一会儿工夫就和一群欢呼雀跃的小孩子,一个领着孩子的母亲和两个买华钗的女子擦肩而过。他向边上靠了靠,视线落在那家在路边放着的两个筐上,一个小贩在那里卖糖糕。他似乎比较懒,不太吆喝,所以周围也没几个人围着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走几步过去,“给我两块糖糕。”

  

  

“两个钱。”小贩麻利地掀起盖在糖糕上的垫子,刀沾了水干净利索地切下两块四四方方的糖糕,用纸包好递给傅红雪。

  

  

糖糕到手里的时候还有温度——和记忆中从母亲手里接过来的糖糕不一样。每一次从母亲冰冷的手中接过来的糖糕都是冰冷的,是不是现在这些糖糕沾染了烟火气,也就带上了世间的温度?

  

  

傅红雪正在发呆,感觉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,回头却看见是路小佳。对方手里拿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子,一边从里面掏花生吃,看一眼他手里的纸包,“走吧?”

  

  

傅红雪没作声,他转身继续向前走,这次路小佳几乎是和他并肩走着。他买到了花生心情不错,前几天他就聒噪着花生吃完了,傅红雪的耳朵都快听出了茧。

  

  

“你买的什么,怎么不吃?”路小佳嘎嘣嘎嘣地吃花生,那速度就像是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一样,一个接一个往嘴里丢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打开纸包,路小佳看一眼里面排得整齐的两块糖糕,“给我一块。”他说着就伸手去傅红雪那边拿,一边却是看傅红雪的表情——有趣,太有趣了。明明就是不想分给自己,路小佳看到傅红雪的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,眼睛里只有糖糕连路都没有了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忍笑忍到内伤,心说还真是不懂得拒绝人,一边已经用手捏着糖糕放到嘴里大大地咬了一口。

  

  

糖糕入口香甜粘糯,满口都是淡淡的清香,嗯,尤其还是从傅红雪那里抢的,路小佳一边吃一边笑,还不忘记说话,“好吃是好吃,如果是花生的就更好了。”他看着傅红雪在那边用眼睛斜自己,一脸怨言又说不出来的样子,差点笑得自己呛到。

  

  

一块糖糕不一会儿就让路小佳吃完了。两个人也走出了集,沿着路继续往前走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也不吃花生了,“我要留着路上吃。”他看着傅红雪,“你也要留着路上吃?”

  

  

傅红雪一声不吭,甚至是目不斜视地往前走。

  

  

——生气了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也不在意,悠闲自在地跟在傅红雪身边。

  

  

这一路走下来,连个歇脚的驿站或者茶摊也没有。好不容易遇到一条小溪,两人在溪边掬了些水喝了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抬头眯起眼睛看看被太阳照射得花白的天空,冷不防路小佳从他怀里把糖糕拿走了。一时有些发愣,接着傅红雪第一次真真觉得生了气,他瞪着路小佳,可是嘴里却怎么也说不出“还给我”三个字。本就是不怎么值钱的糖糕,又不是什么罕物。

  

  

“你都不饿吗?”路小佳找了个树荫席地而坐,拿着纸包笑嘻嘻地看着傅红雪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看了他一会儿,也慢慢走过去坐下,“……不饿。”

  

  

“别嘴硬了,这看样子还得走好久,不吃东西怎么行?”傅红雪看着路小佳哗啦哗啦打开纸包拿出仅剩的糖糕,只是看着,觉得路小佳那动作真是暴殄天物——路小佳拿出糖糕把纸丢到一边,然后,掰开两半,“哪,你吃不吃?”他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傅红雪,阳光透过树影斑斑驳驳地在他白色的衣服上落出金色的图案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接过来,却没吃,而是伸手去拿地上的纸——“喂。”路小佳一把按住傅红雪的手,“你为什么不吃呢?”傅红雪看着路小佳。这是个太喜欢说话,也喜欢管闲事的人。傅红雪本不喜欢这样的人的,可是,最近这些日子他总是跟着自己,仿佛也习惯了有这么个人了。只是……

  

  

他垂下眼帘,视线落在路小佳按着自己的手上,慢慢把手抽了回来,连着纸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看傅红雪一声不吭地把半块糖糕折起来。“你怕以后没得吃吗?”

  

  

“……”傅红雪不知道怎么开口。记忆里糖糕是母亲给予自己的仅有的温暖,除了每天的练功之外,就只剩下母亲的呵斥,复仇,复仇,复仇,那声音像是魔咒一样日夜折磨着他,就算是在梦中也只能听到。然后很偶尔的时候,从母亲手里接过糖糕,那些日子,在记忆中就仿佛会闪光一样,是他最好的记忆。

  

  

他尝过一点糖糕。

  

  

第一次接到的时候,他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,甜甜的,冰冰凉凉的感觉,放在嘴里似乎就会融化一样,带着细小的颗粒,像是糖,又不是糖那么甜,是一种说不出的香味。

  

  

之后他就舍不得吃,只有在练功最苦最累的时候,他就看着糖糕发会儿呆,直到那块糖糕放得再也不能吃……

  

  

后来母亲带回来的糖糕,他更舍不得吃。那些糖糕在记忆里就是母亲对他的好,以及一个希望,一个美好的憧憬。

  

  

他舍不得。

  

  

可是现在他面前又多了半块糖糕,“那,我本来要吃的半块给你,你吃了就不心疼了。”路小佳仿佛能看穿傅红雪一般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惊讶地看他,他还是笑的,“怎么?你不吃,我可就吃了?”话音未落,路小佳就发现手里的糖糕不见了。但是傅红雪还在犹豫,路小佳作势要抢,结果傅红雪却又递给了路小佳,“你吃吧。”路小佳却没有接,他看着傅红雪,敛了笑容,“傅红雪,以后你要是想吃的东西,就吃好了。想要的东西,就去买。喜欢什么就说,不想做的事情也要说出来。”

  

  

路小佳难得这么认真的说话,傅红雪也听得仿佛很认真,听完之后哦了一声,打开纸包眼看就要把那半块也放回去。路小佳急了,一把夺过来,“什么好东西么,天天当宝贝。”他举起来作势要丢,却绕了一圈拿了一块在手里放到了傅红雪嘴边——刚刚傅红雪张嘴想喊,已经被路小佳硬塞了半块在嘴里,“吃吧吃吧,你想吃又不吃,怎么这么别扭。”

  

  

路小佳松开手,自己抱着半块靠在树上舒舒服服地也吃起来。

  

  

傅红雪自己咬了一口拿在手里,真甜,和记忆里面的一模一样。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,转头看见路小佳一边吃糖糕一边闭着眼睛往嘴里丢花生惬意得很,笑意更深,也学着路小佳的样子靠在树干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

  

休息够了,两个人继续走,偏偏这段路是什么也没有,太阳落山的时候两人勉强找了一处避风的地方生了火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把布包摊开在地上,傅红雪才发现里面咕噜噜滚出来几个花生,剩下的是罗得整整齐齐的几个纸包,他看着路小佳一个个打开如数家珍,“这是红豆沙的糖糕,这是黑芝麻的糖糕,这是玫瑰糖糕,这是茉莉糖糕,这个嘛,是最应景的桂花糖糕。”他说着拿起一个桂花的递给傅红雪,“你吃不吃?”

  

  

傅红雪被火光映得一闪一闪的眼睛里面满是惊讶和笑意,他没说话,但是动作迅速地接了过来。

  

  

路小佳看着好笑,自己拣了一个茉莉的,剩下的都包好,“容易坏,我也不敢多买——不过等下个城我们再买就是了。”他说着看傅红雪,对方专注于糖糕,根本不理他通过一个糖糕就把“我”上升到了“我们”。

  

  

糖糕真甜啊。路小佳想,连自己都有些舍不得吃了。

  

  

(全文完)


猎影人:

LOFTER官方博客:

众望所归的摄影课来啦!

划重点:

主讲人:潘超越

课程名称:跟着纪实摄影师用手机拍故事: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

开课时间:6月10日晚19:00

温馨提示:目前仅支持安卓系统购买及听课

戳右进入>>>>课程购买页面


LOFTER摄影:

LOFTER兴趣研究所在线课程开课啦!

 

什么是LOFTER【兴趣研究所】?

  • 兴趣,多种多样,各种玩法。在LOFTER这个以兴趣为聚合的千万人社区,摄影、绘画、手工、美食、旅行、宠物……众多兴趣好友云集。

  • 想知道玩什么?怎么玩?谁玩得好?

  • 来LOFTER兴趣研究所逛逛吧,在这里,我们邀请兴趣达人来与大家聊聊心得、分享经历、传授技巧,让我们在这个“研究兴趣”的地方,正经玩兴趣,令你的小兴趣更有趣!


兴趣研究所的第一节课,将于6月10日(本周六)晚19:00由 @阔夫塔 摄影师潘超越倾情开讲。


课程名称:【跟着纪实摄影师用手机拍故事: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】

 

主讲人信息:

潘超越(Lofter ID:阔夫塔),纪实摄影师、Lofter年度热门达人,IPPA、MPA手机摄影奖及国家地理摄影奖手机类获奖者,平遥国际摄影大展“华为手机摄影高峰论坛”嘉宾,手机摄影作品入选连州摄影节、“每日埃及”摄影展等。 

作为一位报道摄影师,潘超越眼中的摄影,更多时候是一个帮助人们叙事和抒情的工具。他的课也许不能教你拍出刷爆朋友圈的照片,但一定会对你打造有情怀的作品有所帮助。我们将为您讲解如何利用好手机,拍摄影像讲述故事。这一次,就从了解你的手机开始。

 

适用人群:

本节课为手机摄影的入门课程,如果你愿意尝试进行手机摄影创作,但也许并未全面了解你手机的拍照功能,相信本节课会对你有所帮助。


戳右进入>>>>课程购买页面


 

另外,本节摄影课还设置了点评福利。即日起至开课,只要你在#潘超越的手机摄影课#标签发布你的手机摄影作品,就有可能在课上得到老师的点评。也强烈鼓励各位同学在课程结束后,运用课上讲到的知识点,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,并发布到该标签下。潘超越将会从中随机选取10位同学的作品,进行免费点评。

 

名额有限,先到先得。LOFTER兴趣研究所,等你来上课!戳右进入>>>>课程购买页面 


高考加油!!给自己鼓气!

鹿菏:

明天就是高考日了,特地为各位考生们画了这枚“紫气东来锦鲤化龙符”,希望要高考的小仙女小帅哥们都能超水平发挥,顺利考上自己理想的学府!一入考场便化龙,紫气东来都高中!高考加油哦!比心 

阮同尘:

码住

庆杯:

猫伊:

搜到的和风色卡对照表

地址戳这里

起因是看到有审神吐槽说不知道17尼的头发算蓝色还是绿色,然后就去搜了一下这个东西……

其实相比画图我觉得更方便写文用来形容刀男的各种颜色……

PS:有长谷部头发的那个煤色www

骚里骚气!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

转载自:奶油花

捏脸好喜欢呀…

更图用石油城:

【周江】

太羞耻了!!!!!!画要加台词的图自己就会莫名害羞,疑惑很久【。

一个有一丢丢丢流氓的脑洞

觉得最近自己真的十分勤劳了……从开lft到现在从来没更得这么勤快过,笑哭.jpg,一定是画周江使我快乐

敬@十區閒人:

*葉修和藍河還有和陳果手指餅的那幾張塗鴉沒存(;-;)